蒋介石八字详细分析

时间: 2020-06-15 11:41:31    来源:八字学堂    作者:八字学堂
蒋公中正,字介石,生于前清光绪十三年农历九月十五,即公元1887年10月31日的午时(时辰来自清末民初著名命理学大师韦千里所著的《千里命稿》,蒋介石曾找他批命)。由此得蒋公命造为:
  
乾造:
丁 庚 己 庚 (戌亥空)
亥 戌 巳 午
大运:
己酉, 戊申,丁未, 丙午, 乙巳, 甲辰, 癸卯, 壬寅,辛丑
1895,1905,1915,1925,1935,1945, 1955,1965,1975

  八字月令戌土逢空,所以用年支亥水代令(亥水也逢空,但年支空不作空论)。己土日主生在亥水财星之令,左右都被两个庚金伤官来泄,但座下有巳火来生,且日支巳火与时支午火同气连枝,弱而有救,所以只能断为身弱,不为从弱。身弱者,以印枭、比劫为用,食伤、正偏财、官杀为忌。
  
  八字最鲜明的特点,首先是庚金伤官忌神两透而有制。命主虽身弱不堪受泄,但两个伤官都被偏印喜神所制:月干庚金被年干丁火偏印所克,时干庚金也被时支午火偏印所克,且巳火正印紧贴日主来生身。印枭用神地势、得地,生身且制忌,发挥了好作用,“伤官配印”的格局干支一气,清纯有力,命主因此得贵。
  
  其次,身弱皆以官杀为忌,但官杀却不见于命局,故命主必在官杀(军事、官场)上应吉。而身弱必定以比劫为用,这个用神也不见于命局,故命主也必定在比劫方面(朋友、兄弟、下属、朋党)应凶。事实也是这样:从少年时代进入保定陆军学校开始,到青年时代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,回国任黄埔军校校长,到中年时代北伐、剿匪、中原大战,再到壮年时代抗日、戡乱,直至败退台海后,晚年仍统帅数十万国军固守一隅。可以说,蒋公终其一生都是在武界和官场致贵。另一方面,党**国高**层派系林立,与他终生为敌,或反目成仇,乃至在背后捅他一刀的“革命同志”甚至是“结拜兄弟”也大有人在:如汪精卫、胡汉民、孙科、李宗仁、张学良、冯玉祥、阎锡山、傅作义、程潜等。
  
  从性情上看,伤官为忌且透出,一般代表命主讷于言而狂傲于心,若无印枭、财星、官杀来制,则容易变成狂妄自大、不计后果的莽夫;命主说话也会句句逼人,刀刀见血,凶狠无情,此外还有追逐声色、寻花问柳之嫌。反过来,伤官若为忌神而受制,则有谦谦君子之风,而且聪明绝顶、才华横溢。尤其是官杀不显的情况下,伤官无官可伤,则可以自己代官杀,命主一言可以乾纲独断,反而是大贵之象。
  
  好,问题来了:以上两种相互矛盾的情况都出现在了蒋公的身上,这又是什么原因呢?
  
  我来告诉你:原因就在于年支的那个“亥”字。
  
  亥虽逢空,但在年支为财星忌神当令,力量也不小,而它头一个就要克的,就是自己头顶上的丁火偏印喜神。亥水财星忌神去克丁火偏印用神,这就是蒋公整个命局中最大的败笔。这一克就导致偏印制伤官的力量不稳定:若遇到水、金旺的大运、流年,偏印受伤,这时伤官便被解放而作害。若遇到土、木、火旺的大运、流年,则刚好相反,偏印受助而伤官被制得服服帖帖。这就是为什么蒋公年轻时代虽然吃喝嫖赌、杀人放火无所不为,却在其日记里反映出了强大的自我反省和自我完善能力。
  
  蒋公1895—1914年(8—27岁)走的是己酉、戊申大运,天干戊己土虽然是比劫用神到位来帮身,身体极好、精力充沛,也得兄弟朋友提携(如上海青帮里的兄弟、同盟会诸同志),但是地支申、酉金伤官、食神也到位,助旺了天干的两个庚金伤官,所以不务正业,天天去花街柳巷嫖宿,也常与别人起冲突。蒋公日记中对此多有记载:“色念时起,虑不能制”,“外出冶游(嫖妓),又为不规则之行,回寓次,大发脾气”,“见色起意,记过一次”,“遇艳心不正,记过一次”,“途行顿起邪念”,“见姝心动,这种心理可丑”,“十时睡,淫欲难制,又极丑态矣”,“见色心淫,狂态复萌,不能压制矣”,“介石!介石!汝何不知迁改,而又自取辱耶!”这样的记载在蒋介石日记中比比皆是。还有一回,他因口角和一个黄包车夫打架,差点被别人揍趴下,在日记中说:“与小人争闲气,竟至逞蛮角斗,自思实不值得。余之忍耐性,绝无长进,奈何!”
  
  可见,放荡归放荡,蒋公每次或嫖或斗,事后都会进行“深刻的自我反省”,其实这就是“印枭制伤官”的格局在默默起作用。印枭代表人的思想,蒋公命局印枭为用而制伤官,所以思想深处的道德观念总会与生理欲望相搏斗,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他有很强的自我反思、自我完善能力。后来他真的把“冶游”和“见色起意”彻底戒除(当然,是在把有伤官、食神的大运走完之后),实在当为我等之楷模!!——在此,末学也奉劝诸君莫嫖,须知举头三尺有神明,十手所指,十目所视,“汝何不知迁改,而又自取辱耶”?况且蒋公有印枭为用,诸君有否?
  
  还有,亥水是蒋公的财星忌神,财为忌而当令,所以除非财星受制,否则他是决不能经商或投机的,不然必定大破其财。1920年,为了给国父筹集革命经费,蒋介石、陈果夫、戴季陶等人在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创办了“茂新号”,准备用炒股来筹款。不曾想一片“炒股报国”之心,却差点输到跳楼:他几乎是一入市就惨遇崩盘,本金直接被套牢。
  
  蒋公日记里说:“上交股票大落,亏本至七千余元(注:是大洋,不是人民币),乃知生涯不易做(这句话接地气)……星象家谓我五、六月运气不好,果应其言,亦甚奇也。(这句最好笑!)”

      为什么那年他炒股大败亏输?因为1920年是庚申年,天干地支都是伤官忌神,伤官是生财星忌神的,而且那年农历五、六月干支正好是壬午、癸未月,壬癸水正是财星忌神!亥水财星本就是忌神,现在忌神在流年、流月都逢生得助,必在财上应凶,这时候入市炒股,他不亏才怪!虽然也有“星象家”告诉过他财运不好,但伤官性格就是一意孤行,结果连老本都陪在了股市里。(可见他所找的那个“星象家”也不是盖的!)——在此,末学也奉劝诸君莫乱投机,不知道自己命局里财星是喜是忌,也不管大运流年吉凶,只怕也是老本都要丢掉的。蒋公有“星象家”提前预告,诸君有否?
  
  蒋公真正开始得志,是在1915—1924年的丁未大运。大运丁火偏印用神到位,年干的丁火就旺,克月干的庚金伤官就有力。二来,未土与命局中的地支的巳火、午火形成巳午未三会南方火局,这十年火势大旺,印枭喜神逢生,把伤官制得俯首帖耳——官运来啦!蒋公在1924年甲子开始任黄埔军校校长,那年流年天干甲木正官到位,本来甲乙木都是他的忌神,只是不见于命局,但是甲木在命局的天干中却起了好作用:甲木生大运和命局的两个丁火,流年、大运杀印相生为用,还耗泄了庚金伤官,大吉!我说过印枭代表思想,官杀代表军队与行政,所以杀印相生而做军校的校长是再合适不过的了。此外,巳午未会南方火局,所以,他要到自己出生地南方的广州来做校长。蒋公日后正是从黄埔军校拉出一支嫡系部队,从而赚取了逐鹿天下的本钱。
  
  人一旦运气好起来,有时会好得糊里糊涂、无法理解,蒋公就是:1925年乙丑,他交入丙午大运。
  
  刚才讲了这么多,诸位须知:蒋公是见火、木就旺的人。那么丙午大运是什么概念?丙为阳火,丙火见午就是羊刃(可以理解为丙火被提升了几个数量级),也就是说这个大运是天干地支的火都旺得犹如核爆炸的大运!而且交运的1925年,乙木七杀到位,与1924年甲木同理,杀印相生,又来助旺了丁火用神。这一年的火也是旺得有点不人道,居然直接克死了革命导师孙中山!!
  
  诸君须知,蒋公在广州军政府的地位几乎仅次于孙中山,现在火势骤旺,故蒋公龙归沧海的得志之日,也就是国父权柄相授、一命归天之时!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屡见不鲜(如崇祯之与顺治、雍正之与乾隆、毛之与邓,以后末学再慢慢介绍),又怎能说冥冥之中没有天意呢!民国的命理大师韦千里先生为蒋公批命,说他早年运气平常,“有骏骨牵盐之叹”,到了丁未大运,“火力不足,龙潜于渊”,一到丙午大运则“火候功深,风云际会”,真是言简意赅、一刀见血!
  
  我们且来看看蒋公在1925—1934年这10年丙午大运有何大事:
  
  1925年乙丑:乙木生丁火,合庚金伤官(乙庚相合),不仅杀印相生,而且忌神被合制,大吉!!蒋1925年连续三次躲过暗杀,并亲自督师东征惠州的陈炯明,在战争中又被学生陈赓救了一命。最后东征一战告捷,解除了次年北伐的后顾之忧。
  
  1926年丙寅:丙火正印用神又来助丁火偏印,流年寅木还合住了亥水财星忌神(寅亥相合),结果火势大旺,忌神被制。大吉!!蒋公誓师北伐,收拾了吴佩孚、孙传芳两大军阀,统一长江以南半壁江山,北伐初步成功。
  
  1927年丁卯,丁火偏印用神到位,且流年支卯木用神来生命局地支巳、午火,还合住了地支的亥水财星忌神(亥卯半合),火势更旺,大吉!!这一年彻底干掉孙传芳残部,定都南京!君不见,8月份汪精卫还想用武汉国民政府与蒋的南京国民政府分庭抗礼,结果到了9月就“达成谅解”、“宁汉合流”了,这就是流年顺利的力量。当然,蒋还趁着风头火势,发动了所**谓的“四一二反革命政变”,正式和老*******共翻脸!大家注意:印枭代表思想,但是我们当知“阴阳交泰,物极必反”的易学道理:印枭虽是用神,但是过了头也代表刚愎自用、自信心爆棚。上海“清**党”这种背后捅刀子的事,出于权谋考虑,或许有他的不得已,但要么不做,要么就要斩草除根、诛奸务尽,否则后患无穷,后来历史的发展也正是这样。但总的来说,这一年算是功成圆满。
  
  1928年戊辰、1929年己巳,都是戊己土比肩、劫财用神到位,地位巩固。尤其是1928年,奉系军阀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,效忠国府,听命中**央,中**华**民**国在蒋的领导下完成了形式上的统一。
  
  1930年庚午、1931年辛未,庚辛金伤官、食神忌神到位,命局中的伤官忌神又旺了,但幸好地支的午火、未土助火、克水的有力,尤其是1931年,流年、大运、命局再一次出现了巳午未三会火局,所以必定是有吉有凶、吉大于凶的年份。实际上1930年5月至11月,蒋与阎锡山、冯玉祥、李宗仁等在河南、山东、安徽等省展开中原大战,双方投入兵力百余万,死伤三十余万人,蒋公最终获胜,成了至少是名义上的中**华**民**国国家元首。但蒋第一次围剿中**共**中**央根据地失利。而1931年,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,张学良和蒋都错判形势,最终东三省彻底沦陷。同年,第二、第三次围***剿都失利。
  
  1932年壬申,1933年癸酉,壬癸水财星忌神到位,地支申酉金食伤忌神也到位,所以流年不利,必定是多事之秋,破财之年也。凶!这一年第四次围**剿再次失利,损兵折将无数。第五次围***剿随即开始。
  
  1934年甲戌,流年干甲木喜神到位,但流年支戌土合绊午火偏印(午戌半合)不吉,所以第五次围*****剿虽然成功,但红*****军仍然冲过了蒋摆下的湘江封锁线,逃出生天。
  
  大家须知,1934年是蒋丙午大运的最后一年,而老**共又是蒋一生最大的敌人,但是他却偏偏不能在自己最好的大运中将其斩草除根,这或许也是天意吧!
  
  到了1935年乙亥,蒋交入了乙巳大运。韦千里说他这个大运是:“木炎媲美,仍是从心所欲”。这个观点,我只能同意一半。首先,“木炎媲美”不假,大运巳火助旺了命局的巳、午火,兼且冲击了年支亥水财星忌神(巳亥相冲),乙木也生旺了年干丁火,合绊了庚金伤官,乍一看也是好事。但是吉凶是要大运与流年、命局结合起来看的,只要看看这个大运的10个流年,你就会发现,这个大运再好,也只不过是蒋用来救命的,不是用来创业的。
  
  1935年乙亥,虽然大运与命局巳亥相冲似乎是好事,但是你别忘了流年也有一个亥水,结果亥水忌神得助,冲而不死,反而逃出生天。那这个亥水具体指什么呢?正是老**共和老**毛。1935年遵义会议召开,毛当选领袖。并且就在当年,红军吴起镇会师,到达陕甘根据地,长征成功结束。
  
  1936年丙子,与上年一样,丙火喜神到位似乎好看,但流年支子水冲命局时支午火(子午相冲),所以时干的庚金伤官被彻底解放,半吉也半凶。其实这一年惊天动地:西安事变!!!张、杨在西安就把蒋给扣了,幸得美苏两国的介入,周****恩*****来长袖善舞,宋美龄亲赴西安,才算和平解决。诸君须知,西安事变的起因是蒋到西安督战,希望张学良一泡尿浇灭老***共,张反而劝他停止内战来抗日,但蒋的反应言辞过激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,劝一回就骂一回,这才让张感到绝望而发动兵谏。你看,这是不是伤官的性格作害而为祸啊?!
  
  1937年丁丑,流年干丁火来了本是好事,但是须知流年支丑土却是湿土,辰丑土都是生金晦火不克水的,这个丑土不仅去晦了命局地支的巳、午火,还生了命局天干两个庚金伤官,你说能有好吗?这一年日本全面侵华,华北沦陷,蒋公一怒之下调度60万国军在淞沪会战与日寇苦战三月,伤亡30余万,歼敌4万余,蒋的嫡系中央军精锐差点损耗殆尽,上海沦陷。一年之中,一溃千里,蒋公方寸大乱,国府被迫迁都重庆,死守武汉。12月南京城破,日军屠城。
  
  1938年戊寅,这一年就是救命年。天干戊土劫财到位助日主己土,地支寅木正官再次合住了亥水财星忌神(寅亥相合),但诸君须知,流年戊土是先要被大运乙木所克的,流年寅木也是先要被大运巳火所耗的,用神互战,这么折腾完了之后再冲入命局,也只能救命了。这一年抗日进入相持阶段,国府的损兵已过百万,财政损失了90%(最重要的海关关税收入被日本海军断得干干净净),更麻烦的是,汪精卫也在这一年投敌叛国。幸而日军发动大规模进攻的力量也暂时耗尽。
  
  1939年己卯,与上同理,用神互战,好极也有限,乏善可陈。
  
  1940年庚辰,庚金忌神又来,辰土(很像刚才说的丑土)还来晦火生金不克水,这是个光捣乱不帮忙的主儿。这一年天干地支都很凶,只能靠大运来救了。国军在桂南会战、枣宜会战相继失败,丢了鄂北鄂西江汉平原富裕的产粮区,日军在宜城修建机场对重庆狂轰滥炸,还差点炸死了蒋公本人,平民死伤无数。
  
  1941年辛巳,这年天干辛金来助食伤,不吉。但是久违的巳火也终于来了!!1941年啥事?日本人偷袭珍珠港,美国对日宣战呗!这就是巳火得力,据说蒋公半夜听到消息,居然从床上跳起来去溜滑竿。而且国军一鼓作气,在豫南会战、上高会战大获全胜。但一时疏于防范,在晋南会战被日本人打了个措手不及,伤亡4万2千,被俘3万5千,日军才伤亡3'500人,被称为最耻辱的一战。但这一年总体是好的。
  
  1942年壬午,1943年癸未,壬、癸水财星忌神又到,克了用神丁火,幸好午火、未土也来助火克水,半吉半凶。这两年国军在浙赣会战、鄂西会战、常德会战、豫中会战中都打得很英勇,杀敌很多,当然自身伤亡也极为惨烈!真是国军的血肉筑起了钢铁长城,换来了日寇的大量伤亡。
  
  1944年甲申。流年甲木与大运乙木合力来生丁火偏印,申金为大运巳火所克之后,再来生助忌神亥水、庚金。总的来说,吉大于凶。
  
  “甲申”,是一个悲情的年份。诸君须知,距此时300年前的1644年也是甲申年,那年大明帝国轰然倒塌,李自成攻入北京,崇祯帝自缢殉国,吴三桂放清兵入关,我中原大好河山,尽丧于夷狄。但是300年后的甲申,中华民族再次面临生死存亡的挑战:抗日已到最后关头,国军将士真正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,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生20万,几乎已全数战死殉国!!但蒋公坚持到了最后,没有投降!!这一年,国军打了抗战中最为惨烈的长衡会战和桂柳会战。在长沙、衡阳,国军战死九万余!!在桂柳,美丽的漓江上整整有近5公里的江面都是中日两军的尸体!!广西籍的国军士兵光着膀子挺着刺刀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。两场战役,国军前赴后继,伤亡13万余,杀日寇8万!
  
  1945年乙酉,蒋公交入甲辰大运。流年大运的甲、乙两木合力生丁火,两个庚金伤官忌神元气大伤,日本投降!!地支流年酉金忌神被大运辰土合绊(辰酉相合),这一年重庆谈判,蒋公虽被毛杀了个措手不及,但还撑得住台面。其实从这一年开始,蒋公是真正走下坡路了。我说过:大运辰土是和丑土一样,生金晦火不克水的,所以这个大运是蒋破败的开始。
  
  1946年丙戌,流年丙火到位,流年戌土冲大运辰土忌神(辰戌相冲),所以吉!国军对中原解放区大肆进攻,一路狂飙突进。
  
  1947年丁亥,流年丁火到位,这一年胡宗南居然率军打下了延安——当然,是空城一座。麻烦的是流年亥水得到大运辰土忌神所助,杀入命局助旺了命局中的亥水财星忌神,所以这一年是内战转折的开始,毛与共**军一部转战陕北,刘邓大军却趁机挺进了大别山。攻守势易矣!
  
  1948年戊子,戊土劫财虽来助日主己土,但先被大运甲木所克,而且戊土一来,丁火喜神也被泄,庚金忌神也受生,而且地支子水得辰土来助,杀入命局冲用神午火偏印(子午相冲),用神严重受创,主大凶!!这一年三大战役,国军损兵折将150万!
  
  1949年己丑,流年丑土与大运辰土同气连枝,一起再次去“生金晦火不克水”,天干地支的忌神全得生,地支用神全受制,最终丢失大**陆,败退台海!!但幸而流年干己土比肩来助,国军在金门古宁头战役和舟山群岛的登步岛战役中,把老**共的登陆部队杀得片甲不留,总算掰回了一局,站稳了脚跟。这时美援重来,第七舰队从日本杀进台湾海峡,美国的F86军刀机在台海上空把苏联给老**共的米格战机打得落花流水,蒋公侥幸得保东南一隅。
  
  历史发展到这一步,已无法挽回,蒋公个人的运程也是这样。他后面的20年大运是癸卯、壬寅,都是壬癸水财星忌神当头。
  
  我说过,蒋的八字财星为忌神而命局中天干不透,本是好事,但是大运见财星则必为破财。作为曾经的一国元首,还有什么比丢失江山更大的破财呢?所以蒋晚年喊了20余年的“收**复***大**陆”,也只能沦为口号了。所幸的是,他后面20年大运地支中的寅、卯木可以生命局中的巳、午火来克庚金伤官忌神,寅木还能合年支亥水忌神,所以仍不失富贵权势而已。
  
  1975年,88岁的蒋公交入辛丑大运,运干辛金助天干庚金忌神,运支丑土再一次生金晦火不克水,地支用神全数伤尽,主大凶。加之年纪逝迈,英雄已老,虽有流年乙卯两木来生火,终究无力回天。是年清明节,蒋公逝世于台北。当晚大雨倾盆,雷电交加,一代强人终于此,天象亦异,或许也是天意吧?

    热门文章

    最近更新